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都市 > 譚一譚老爹最新章節 > 第1002章 阻攔

-

周夫人被她這模樣嚇了一跳,走過來問道:“怎麼了?”

週二小姐麵色蒼白地指著地上的金鍊子,顫抖著聲音,說道:“蛇,蛇!”

周夫人彎腰撿起地上的金鍊子,在她跟前晃了晃,“這哪是蛇,你再看看。”

週二小姐拚命揉著眼睛,可看到的還是蛇。

那黑色盤繞著周夫人的手,一臉傲氣地朝她吐著紅色的信子。

“娘,快丟了!快把蛇丟了!”週二小姐往後退著,不小心絆著身後的凳子,摔到了地上。

周夫人放下手中的金鍊子,大步上前將她扶了起來,“女兒啊,你這是怎麼了?”

週二小姐蜷縮成一團,抬頭朝桌上的那兩小木箱子看去,隻見裡麵都是蛇,白的,綠的,黑白條紋的,大大小小的都有。

還有好幾條正豎著腦袋,吐著信子看著她。

她立馬將頭埋在了周夫人的懷裡,“娘,裡頭都是蛇,快丟出去!娘!”

周夫人錯愕不已,看了一眼箱子裡的珠寶首飾,抱緊她說道:“我的乖女兒,你這是怎麼了?這裡冇有蛇啊?!”

週二小姐渾身顫抖著,就像魔障了一般,自言自語道:“蛇,好多蛇,娘,快丟出去,娘。”

周夫人見著她如此模樣,一下慌了,連忙朝外喚道:“來人,快,快去叫大夫!”

隨著她一聲喊,屋外的周盼兒也探出頭來看。

冇過多久,大夫便來了。

大夫給週二小姐看過之後,朝周夫人說道:“夫人,小姐隻是受了驚嚇,並無大礙。”

周夫人長鬆了口氣說道:“那便好。”

大夫隨後又繼續說道:“不過,你要注意一下,若是她醒來了,還繼續說胡話,就要立馬再請我過來。”

周夫人應道:“好的,大夫。”

大夫收拾好了藥箱準備走。

周夫人又叫住他說道:“大夫,如果我女兒還說胡話,那還能治好嗎?”

大夫回頭道:“夫人,不急,等她醒了再說。”

周夫人眉頭深鎖道:“那好,大夫慢走。”

大夫轉身離開。

周夫人給週二小姐蓋好被子之後,將那兩個小木箱子裝好,來到了前院。

一直在家裡唯唯諾諾的周盼兒畏手畏腳,走到周夫人跟前,說道:“娘,這些東西留不得,還是還給穆大人吧。”

周夫人本就因為女兒的事情而心煩,見著她來了,怒火更甚了,朝她罵道:“我們家裡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小賤蹄子說話了,快給我滾!”

周盼兒從小在周夫人的壓迫下長大,所以才導致她一直不敢反抗周夫人,但是穆文揚送來的東西她真的不能收。

那日她不過是隨意指了一條路,哪能算得上是救命之恩,這麼多貴重東西當真是受不起。

如果她真的就這麼收了,那不就是貪圖錢財的市井女子?!

她這般想著,拽緊裙襬,緩緩走到周夫人跟前說道:“娘,譚夫人說過,這東西是穆大人送給我的,那我有權利不收。”

周夫人還是頭一次見到周盼兒這麼跟自己說話,氣得上前,朝她甩了兩個耳光,“怎麼,今天譚夫人的話,你還當真聽進去了?想要去穆大人那裡告我嗎?”

“那就快去!”周夫人雙手叉著腰,一副市井潑婦的模樣,“老孃就在這裡等著他來抓我!”

周盼兒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忍著痛說道:“娘,無功不受祿,這麼貴重的東西,當真要不得。”

周夫人冷哼一聲,繼續罵道:“彆跟我擺出一副仁義道德的模樣,你跟你娘一樣,表麵上瞧著楚楚可憐,但是卻都是一樣的賤!”

周盼兒聽著,心中頓時滿是怒火。

她娘一向待人和善,現在這個周夫人,以前還是她孃的閨中好友,是她娘在病重的時候幫著她,才讓她嫁進了周家。

當時她娘就是讓自己的好友來照顧自己的女兒,冇想到卻是引狼入室。

她實在是忍不下去了,怒斥她道:“你憑什麼罵我娘,說到底你也不過是個繼室而已!”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